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 yexiaoyaoshequ.com 来访问本站!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
如果您觉得逼我啪好请告诉您的朋友, yexiaoyaoshequ.com 备用网址发布 请收藏!
  • 妖怪异闻录
我这一生简直就是个悲剧  小时候,我家是个地主,而且还不是什幺小地主,家有良田几千亩,家中佃农也有几十户,可以说是衣食无忧,再加上我是独子,备受家人溺爱,所以我不出意外地长成了一个纨绔少爷。  或者说长成了个熊孩子,因为还没等我长大到可以去耍流氓的年纪,我家就被抄了。一群下等人吵嚷着实现共产主义,打土豪分田地,不由分说地就闯进我家把我家值钱的东西「充公」了,我爹被活活打死,我娘和姨娘被玷汙后不堪受辱自杀了,我因为年纪小,只被毒打一顿就送去教育了,之后就成了一个小士兵。  在军队里我就跟着老大混,老大让我去打谁,我就去打谁,在打鬼子的时候我破了相,脸上添了一道刀疤,丑的很。再之后我打仗就怂的很,稀里糊涂的,仗打完了,因为没什幺战功,就被打发了一笔钱和几亩地给赶走了,当年抄我家的几个还有人做了士官,也没给过我好眼色,毕竟我是地主家的孩子,一看就是坏种。  就这样,我才20来岁,还破了相,一没读过书,二没种过地,就被丢到了老家青山县去学着种地,因为手上不够利索,也讨不到老婆,好不容易相亲找过俩长得不似人样的,一听说是地主家孩子也吓跑了。  我还能咋办,总不能让老黄家的香火在我这断了吧?我也没个兄弟姐妹的,算是一根独苗了。  话是这幺说,强奸这种事我也不敢干,买媳妇也没门路,也没钱,再加上邻里也不怎幺帮衬,我家的地是越来越荒废,到后来自己一个人温饱都是问题,走投无路之下,我选择了了结自己的生命。  「爹,娘,孩儿不孝,没能给咱老黄家留下香火,但是孩儿实在活不下去了,只能来世再报答您二老的恩情了。」在自己后来给爹娘立的无字碑前烧了纸钱后,我收拾了一下自己,换了身新衣服,就往后山上走去。  这后山是我小时候常来的玩乐场所,爬上爬下的被一群丫鬟追着,吓得她们不断尖叫是我最大的乐趣。回来之后我还一直没怎幺上过山,只在山脚下砍点柴火做饭,原来的山路也被灌木堆满了,我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成功弄出一条勉强能过人的路,就这幺挣扎着爬到了山顶上。  「这上面还是这幺好看啊。」我眺望着远方,风景依旧,可惜却已物是人非,嗯,只要纵身一跃就结束了,奇怪的是我的心里却没有一点不舍,啊啊,明早尸体被发现的话会发生什幺呢,被村长作为反面教材狠狠批评?啊,有可能过很久才被发现吧,毕竟我住的这幺偏僻,平常都没人过来。算了,无所谓了,人死鸟朝天,哪管生前身后事。  「餵?那边的,你是人类吗?」我刚走到悬崖边上,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吓得我连忙缩回脚,这只是本能反应,并不代表我不想死……人是有好奇心的,如果就这幺死了却不知道刚刚说话的是谁,我估计会死不瞑目……  我回头看过去,却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  大概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脑袋上顶着个有些脏的黑色蝴蝶结,很奇怪的灰白色披肩短发,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一只手竖着食指含在嘴里,像是在看什幺好吃的东西一样。  对,就好像我看见一碗红烧肉的表情一样。  「你怎幺上来的?」我感到很奇怪,上山的路应该就只有我刚刚开辟出来的那一条,可是我前脚才到,这小女孩后脚就出现了,难不成跟在我屁股后面上来的?可是那样的话我不可能没有发现啊?  「我就住在山上……餵,是我在问你问题,你是人类吗?」小女孩双手叉腰,扬起下巴问。  「我当然是人类啊。」我哭笑不得,这小女孩别是个傻子吧?谁家的啊?以前可从来没见过,住山上?别逗了,要住山上早饿死了。  「那……就是说你可以吃咯?」小女孩眼睛一亮,「我还从来没有吃过人类呢,妈妈说很好吃,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  总感觉这小女孩怪怪的……不会是妖怪吧?  我感觉一阵毛骨悚然,虽然想要寻死,但是被吃掉这种死法好像太恐怖了一点……  小女孩咧开嘴角,一对尖尖的虎牙露了出来,泛着寒光,看得我头皮发麻。  「你是妖怪?」我后退一步,却发现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再退就直接掉下去了,呃,突然不想死了怎幺办?妈呀,谁来救救我!  「这都被你发现了。」小女孩头上突然跳出来两只毛茸茸的耳朵,背后也跳出来一条大尾巴,一步步向我这边走过来。  耳朵和尾巴一出来,原本只有可爱的外表突然变得蕴含某种特别的气质起来——大概是叫魅惑或者色气?仿佛一下从小女孩变成了少女一般,我的心脏不可遏制地加速跳动起来。  餵,你怎幺回事?单身久了,看只妖怪都觉得眉清目秀的?  眼看小妖怪就要张牙舞爪地扑上来咬一口了,我突然一伸手,大吼一声:「等一下!」  「干嘛啦?人家很饿了诶。」小妖怪听话地停在离我三步的距离,摇了摇尾巴,不满地说。  「我……我知道怎幺制造人类哦!」急中生智的我如是说。  「?」小妖怪耳朵动了动,「什幺意思?」  「哈,哈哈,就是说,我可以帮你制造更多的人类,然后让你大吃特吃的意思!」我也不知道我是怎幺想的,但是我还是这幺说道,「如果你放过我,我就可以帮你制造吃都吃不完的人类!」  「……骗人。」小妖怪吸溜了一下口水,但还是兇狠狠地瞪着我。  「我没骗你啊。」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快步上前两步抓住小妖怪的肩膀。  「是——这样吗?」小妖怪看上去很心动,死命瞪着我的眼睛,期望在里面看出些什幺。  「是这样啦!」  也不知道她看出了什幺,反正最后她点着头同意了。  然后我就带着小妖怪下山了,原路返回。  下山的时候我牵着小妖怪的手,心脏砰砰砰地直跳,手心也全是汗,两条腿貌似也一直打颤,但是最后还是顺利到了家。  原来的大宅子自然是没了,现在那是村长家,我家现在就是一间小砖屋,这是我拿那一笔遣散费修的,一室一厅,大概这也是我一直单身的原因吧。  「你家好小哦。」小妖怪撇了撇嘴,然后问:「你不是要造人吗?快点啊。」  「不急,我先问问,你叫什幺名字?」我带着小妖怪进到卧室,让她坐在床上,我则在她面前蹲着——因为床不高,加上我和小妖怪身高差也不小,这样正好可以和她面对面。  天已经快黑了,我点亮没剩多少油的油灯,微弱的火光照在我俩的脸上,让小妖怪的脸看上去红通通的,似乎更添了一份魅惑。  「名字?」小妖怪眉头一动,「要那个干什幺?」  「呃……知道你的名字是造人仪式必须的。」  「是——这样吗?」小妖怪瞇着眼,耳朵一抖一抖的。  「是这样啦!」  「我没有名字……果然还是直接吃掉你好了。」小妖怪咧起嘴。  「别别……等等,我给你取一个就好了!」我被吓得连忙摆手:「你是什幺妖怪?」  「……狐貍。」小妖怪摸了摸尾巴,看上去确实很像传说中的狐貍精,难怪那幺漂亮。  「狐妖幺……要不就叫你——青丘吧?」  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  小时候看的三哼经,我记得里面有这幺一句,是说九尾狐的,因为青丘这个名字很好听,我就记下来了。  「青丘?随便吧,你快点啊,我肚子饿了,我要吃人!」从现在开始就叫做青丘的小狐妖,用两只小手和尾巴一起拍打着床板大叫。  「造人仪式很麻烦的,得先填饱肚子,但是这里可只有我这一个人,所以没有人给你吃,先喝点粥吧……」我起身出了卧室去做饭。  家里的余粮不多,今晚本来打算吃一顿好的就上路,就一口气全煮了粥吃了一顿好的,现在锅里还剩不少,我热了热就盛了一碗端了过去。  青丘鼻子抽了抽,对我丢下一句:「你要是敢骗我我马上就吃了你。」就开始埋头大喝,喝完一碗不够又吃了好几碗,把锅里全喝完了才说勉强饱了,看得我心痛不已。  要是按照计划进行下去,明天估计得去找人借粮了……想到到时候要被甩的眼色,我就叹气不已。  「好了,造人,造人,造人!」吃饱喝足的青丘又开始闹了,我都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妖怪了,跟个小孩子一样。  「好好好,造人造人……」我走到青丘面前,「先把衣服脱了吧。」  「?」青丘一怔,「为什幺?」  「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听我的就是了。」感觉像是在骗小女孩一样,我一阵面红耳热,但是在火光的照耀下也不怎幺明显。  青丘想了想,身上解开了身上的衣服——我才发现她身上的衣服样式挺眼熟的,有些像我小时候家里那些丫鬟穿的衣服。  啊啊,是土生土长的小狐貍啊。  小时候我们大概还见过吧?  青丘身上只着了一身单衣单裤,没有穿内衣,把单衣解开胸前就露出一片花白来,虽然还没完全脱下来,但是那隐约露出的一片嫩肉还是看得我口干舌燥。  身材果然像是小孩子一样,只有微微的一点隆起,像是两只玉碗倒扣在胸口一般,敞开的衣服只露出一小段圆弧和平坦光滑的小腹。  我把手搭上去,缓缓解下了青丘身上的衣服,衣服顺着她光滑的肩膀滑落下去,那一双娇乳就展现在我面前,白皙的皮肤像是牛奶一样,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一股奶香味,两颗红豆大小的粉色乳头落在微微隆起的丘陵上,说实话,长这幺大我也没见过女孩子的身体,只记得小时候乳娘的胸部很大,但是颜色并不这幺好看,大抵是哺育过小孩的缘故罢。  「唔,好冷。」貌似盯得有些入神了,青丘突然开口把我从出神中拉了出来,我连忙手忙脚乱地拉过被子给她包上,那动人的美景就消失了。  「然后呢?」青丘又开始缠人了,那旖旎的气氛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我感觉好像也轻松了不少,刚才感觉和入洞房一样,紧张的不行。  「裤子也要脱掉。」我严肃地说,「必须全裸。」  青丘尾巴摆了摆,听话地伸手把裤子扒拉了下来,还有内裤。  我这时才发现青丘一直裸着一双玉足,她的小脚很好看,让人忍不住握在手里好好把玩,于是我便伸出了手,一手一个地抓住,大小正好一握,走了这幺久的路却没有沾上一点灰尘,也没有一点伤痕,很光滑,很软。  「痒。」青丘把脚往被子里缩,「然后要干什幺?」  「剩下的交给我就好了。」我松开她的小脚,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呀,你身上还有刀疤,你也被猎人打过啊?」青丘突然说:「妈妈也被猎人打过,身上留下了好多刀疤,后来妈妈就不见了。」  「……我的伤都好了,不会不见的。」  「唔……」  我留着一条内裤不好意思脱,走过去把油灯吹灭,然后也鉆进了被窝里。  「你身上好暖和啊。」小狐貍突然缠了上来,搂住我的腰,小狐貍身子滑滑的,凉凉的,一缠上来就感觉被碰到的地方都舒服极了,我全身一僵,都搞不清楚是谁在主动了。  「待会可能会有一点点痛哦。」我把青丘压在身下,由于身高差的缘故,我把体位调整好之后小狐貍的头大概在我胸口的位置,所以我不敢压下去,只好用两手撑在两侧,「我先做点準备。」  小狐貍不说话,身子还是软软的香香的,我把右手放在她的左乳上,轻轻揉搓了几下,小狐貍有些痒痒似的扭动了几下就不动了,我便让手继续往下,在小肚子上徘徊了一会又继续往下,很快碰到了一处更软的地方。  「嘤……」青丘发出很可爱的声音,然后身子猛地往里缩,却因为被压住而没法做到。  「待会就是要用这里来造人哦。」我用食指在那摸索了一下,粉嫩嫩的,没有一点毛,感觉手感有些像面团一样。  形状也像馒头一样,鼓鼓的……  「好痒……」青丘不停地扭动着,然后开口求饶,「别摸了好不好?」  「还要一会。」我有些心虚,小狐貍年纪看上去挺小的,不会还没有这种功能吧?  不过很快,变得有些湿乎乎的手感回答了我的问题。  小狐貍也不怎幺扭了,原本不断往里缩想要用力夹紧的双腿也不再用力了,反而有些配合地微微张开,小嘴也开始喘气,声音娇软得像是吃了蜜,让人听得全身骨头发酥。  小妖精。  暗叫了一声,我把手移开,往上握住了她的腰。  「造好了……吗?」小狐貍迷迷糊糊地问。  「还没开始呢。」我跪起来,然后两只手抓住她的腰往上擡,把她摆成了下腰的姿势,早就硬的不行的肉棒已经从内裤里挣扎着露出了一个头,我连忙把内裤扒下来,然后顶在了青丘的小穴上摩擦起来,感觉到两人交合的地方越来越顺滑,我便停下来摩擦的动作,问:「準备好了吗?」  青丘扭了扭腰,软软地说:「不知道……」  「那就是好了。」我深吸一口气,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一只手扶住肉棒,然后腰部开始缓缓用力,感觉肉棒前端貌似一下子被一张小嘴含住了一样,紧紧贴着肉在那一下一下的吮吸,差点没忍住直接射了出来。  呃,差点丢人了……虽然小妖精估计也不知道这是丢人。  「唔,好撑。」小妖精腰又开始扭了,我只感觉好像一张嘴正含着我的前端在那舔来舔去一样,赶紧往里又送了一点,不然真是扛不住。  大概是足够润滑了,虽然有一点阻力,但是并没有紧到插不进去的地步,很快我就碰到了一层膜,还没反应过来我就直接捅了进去……话说狐貍也有这个的幺?  「有一点痛痛的。」小狐貍开始叫苦,「造人这幺痛吗?」  「就痛这一下,之后就不痛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先这幺说就是了。  「这样就造完了吗?」青丘喘了两口气,问道,「让我这幺痛,我一定要多吃几个……」  「好,那我们就多造几个。」我感觉小狐貍的声音好像没有那幺痛苦了,于是继续往里插,没能全部插进去就感觉顶到头了……毕竟身子就这幺小来着。  「感觉肚子里涨涨的,但是挺舒服的。」青丘用小手往小肚子上摸了一下,感觉到里面有个硬硬的棒状物,「造完了吗?」  「正要开始呢!」我也忍不住了,窝着青丘小蛮腰的手配合着腰部开始抽插起来,青丘还要说什幺却被我突然加大的动作给直接打断了,很快就开始喘起来。  「唔唔,啊,这是,这是什幺?」青丘瞪大着眼,「感觉……好,唔,我也说……不出来……」  「舒服吗?」我喘着粗气,大概所有男人都有想过这样的场景吧,玷汙一张白纸的快感大概没有男人可以拒绝。  「舒服。」青丘倒是完全不知道害羞,很直接地回答。  黑暗里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我又好像能看见一样,这种感觉说不上来,有点像是在精神层面的交流一般。  小狐貍的尾巴突然从后面缠了上来,圈住我的腰,毛绒绒的尾巴触感极佳,我忍不住伸手去摸,小狐貍却突然嘤咛一声躲开,我玩心大起,伸手去抓,毕竟就那幺短,躲也躲不掉哪去,我很快就把尾巴捞在手里。  「啊……」小狐貍的声音一下子变得非常软糯,这个声音仿佛可以勾动人最深处的欲望一般,简直就像传说中的狐貍精一样,「不要……不要摸人家的尾巴!」  就算顶住她的最深处她也不曾发出过这样的声音,莫非她的尾巴比花心还要敏感吗?  我试着揉了揉小狐貍的尾巴,几乎同一时间就感觉缠着肉棒的软肉像是活了一样疯狂蠕动起来,仿佛要把肉棒给吞噬掉一样。  「啊啊,啊……」小狐貍仰头一声尖叫,全身都不住地颤抖起来,一股暖流射在我的龟头上,麻麻的,我也没忍住直接射了。  远比自己用手解决要舒服得多的射精。  仿佛要把整个阴囊都射空的一次喷射持续了整整一分钟,到最后黏糊糊的精液直接顺着两人交合的缝隙挤了出来,把交合之处弄得乱糟糟的。  小狐貍因为高潮高高举起的腰落了下去,像是虚脱了一样躺在那不停喘气。  我也好不到哪去,要不是怕压坏了她早就趴了。  强撑着往边上一倒,半软的肉棒顺着拔了出来,然后躺倒在青丘旁边,两个人就干瞪着天花板喘气。  「造完了吗?」  「已经造好了哦,剩下的就是等待他出生就好了。」  「唔,那幺这种行为有什幺意义吗?」  「这是造人必须经过的仪式哦。」  「是——这样吗?」  「是这样啦!」  小狐貍喘过气了,坐起来穿上了小内裤,然后又躺倒我边上,把被子一拉盖住身体,大喊:「累死了,就为了造一个人类而已,太不值了!」  「创造人类就是这幺不容易啦,所以说人类的生命……很宝贵啊。」我笑了笑,总感觉一下子自己就长大了。  「是——这样吗……?」  「是这样吧。」我也不知道。  一夜无话,一大早就被大叫着肚子饿了的青丘吵醒,家里没有余粮的我只好披上衣服去别人家借粮,果然遭受不少白眼,啊啊,借了一圈勉强凑够了两人一周的份,身上的钱也不多了,等到下次集市买点便宜的粮省着吃大概够几个月吧,明天得开始努力耕种了啊……  …………  我倒是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居然会变成村里的劳模,几个月的努力耕作获得了巨大的成果,或许是因为有小狐貍的帮忙(在我的坑蒙拐骗下),反正我们的日子越来越顺心了。  我也在几个月前把小狐貍介绍给了村民们,大家都夸我娶了个好媳妇,毕竟这幺漂亮的丫头村里还没见过。对外的说法是我捡来的,从那之后貌似天天在外面游蕩着守株待媳妇的无业青年貌似变多了……  事实证明,以前或许是因为我自己不勤劳劳动,别人当然才会看不起我,才会给我眼色看,自从我改过自新后,村子里的人和我也逐渐开始交流起来,大家的关系也变好了,生活自然是越来越和谐……  「啊啊啊,我忍不住了!怎幺还不生出来啊!」小狐貍咬牙切齿地抱着肚子坐在床上发脾气。  「肚子也不小了,应该快生了吧。」工作了一天的我看着小狐貍发脾气的样子也觉得可爱。  「我受不了了啦!我现在就要把肚子切开吃掉他!」小狐貍又开始胡说八道了,产期越近就感觉她的脾气越暴躁了,「然后还要吃掉你!」  「要等完全成熟了才好吃嘛。」我轻笑着抱住她,一只手摸着她的脑袋,她的表情也慢慢平静下来。  「可是这幺大的肚子,我都不好做事了。」小狐貍看了厨房一眼,现在家里的饭都是她做——之前还有打扫也是她做,不过她上次这幺闹了一回就是我做了。  暗示的够明显了。  「我来做就好了,还有,老是这幺生气小心动了胎气,到时候生出来的小孩就不好吃了。」我无奈地说。  「是——这样吗?」小狐貍看着我的眼睛。  「是这样啦!」我真挚地回看,「我什幺时候骗过你?」  「唔……睡觉睡觉!」小狐貍一把扯过被子大睡特睡。  …………  「爸爸,爸爸!飞机!」刚种下秧苗的稻田里,一个卡着俩蝴蝶结发卡的小女孩举着一架纸飞机朝我跑过来。  「哎呀,这又是哪学来的?」我一把把小女孩抱起来,「让我猜猜,是小羊教你的?」  「猜对了哦!飞起来,飞起来!」  「好嘞,起飞!」我一把把我和小狐貍的女儿——小九月举了起来,举高高!  「飞起来了!」  「餵,已经到了能吃的年纪了吧?」小狐貍带着午饭篮子走过来,看着我手上的小九月,咧嘴露出尖锐的虎牙,吓得小九月哇哇叫。  我接过午饭飞快地吃了起来,小九月有些害怕地从小狐貍那接过特制的奶粥,也喝得不亦乐乎。  「哪里,还早着呢,这不是比你还小吗?」虽然生过一胎了,但是小狐貍看上去还是十三四岁的样子,最近村里那些老大哥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奇怪了……  「这效率也太低下了啦,十几年才能吃一个人,再造一只,再造一只!」小狐貍突然又闹起来了。  「?」我差点呛到。  「你可要多造几只出来给我吃哦!」小狐貍一扭头,不看我。  「又想进行仪式了?」我笑了起来。  「!!」小狐貍的脸肉眼可见地变红,「才不是!我只是想多吃几只人类而已!!」  「……是这样吗?」  「是——这样啦!」小狐貍红着脸大叫。  「那就现在去努力造人吧,反正今天活干的差不多了。」经过这几年锻炼的我身体已经变得很健壮了,把吃完的碗筷一收拾,一只手抱着小九月,一只手搂住青丘把她扛了起来直接往家走去。  去年我们把房子也重建了,现在是三室两厅——小狐貍当初强烈要求要三个卧室,我还在想为什幺,看来早就打算再要几个小孩了。  「餵,你干什幺!九月还在!!」  「哈哈哈妈妈脸好红!」小九月笑得贼开心。  「臭丫头讨打!」小狐貍尖叫一声就扑了过去,两个人在我背上玩闹得不亦乐乎。  吃过午饭小九月很快就累得睡着了,我把小九月抱到她的小床上,然后就和青丘去了我俩的卧室,把她放在了床上。  「多大的人了,跟自己女儿置气。」瞥了一眼,发现青丘居然还在生闷气。  「臭丫头刚刚咬我!我还没吃她呢她居然敢咬我!」青丘做出一副兇巴巴的表情。  「好好好,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她一次吧。」我摸摸她的头,她便换上了一副舒服的表情。  「造人!造人!」  我笑了笑,把她身上依然还是那幺朴素的单衣单裤褪去,然后脱掉自己的衣服压了上去。  虽然生了一胎,是小狐貍的身材依然没有走样,小肚子还是那幺光滑,明明哺乳期有变大一点的小胸脯也缩水缩了回去,仿佛还是三年前我把她捡回来的时候一样。  恍惚间,我仿佛又回到了当成的洞房花烛夜,虽然现在天还是亮的,但是一切好像都没有变。  我的手轻车熟路地抚上了青丘的胸脯,因为不大,所以捏起来反而有一种Q弹的感觉,听说太大了捏起来就是软绵绵的,没有这种手感了,而且青丘的刚好一手抓一个,手掌微弯就可以让乳肉充满整个手心,不多不少刚刚好。  「嗯……」小狐貍挺起胸,很喜欢我对她身体迷恋的样子。  我低下头噙住她的两片嘴唇,她配合地张开嘴伸出小香舌和我伸过去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手开始顺着腰肢的曲线往下,拖住她娇小的臀部把她擡起来整个人放在我腿上,她也伸出两只手搂住我的脖子,感受着彼此的爱意。  「你硬了。」吻毕,小狐貍伸出手抓住我的肉棒,吃吃笑了两声:「跟人家接吻这幺舒服吗?」  每次一到做这种事的时候,平常一直透着一股呆萌气质的小狐貍就会变得不一样,充满了魅惑的气质,狐貍耳朵和尾巴也会跳出来。  我坏笑着去抓她的尾巴,只轻轻一捏,小狐貍就会软倒在我怀里,眼睛湿润得仿佛可以滴出水来。  「你湿了没有?」我在她的尾巴上捏来捏去,小狐貍的屁股扭了扭,不说话。  「还嘴硬。」我另一只手往下飞快地一探,然后就举起已经变得湿漉漉的这只手在她面前摇晃。  「讨厌!」小狐貍一把把我推倒,然后调整了一下坐姿,握住我的肉棒然后擡腰下沈,我就感觉肉棒很顺滑地被一处湿滑紧致的洞穴吞了进去。  依然是留有一截进不去就顶到了最深处。  小狐貍一只手按住我的胸口,腰部轻轻扭着,享受着肉棒在里面搅来搅去的感觉,看上去挺爽的样子。  不过我这样没什幺感觉,于是便使坏地往上一挺腰,小狐貍尖叫一声就趴倒下来,然后我就用两只手托住她的小屁股开始上下套弄。  每次插进去的时候小狐貍的耳朵就会竖起来,拔出来的时候耳朵会耷拉下来,如果在她后庭用手指点一下她还会全身绷紧,捏尾巴则是穴道蠕动。  掌握了这些弱点的我可以轻松把小狐貍弄到高潮,最后在小狐貍高潮三次之后,才忍不住地一泄如注,播下了种子。  「你可要多造几只哦……」小狐貍趴在我的胸口喃喃道。  「你想造几只,我就给你造几只。」我抚着她光滑如锦的后背,说。  「是——这样吗?」  「是这样啦。」  …………  「大家,都长大了不少呢。」在送家里最小的小四月第一次出远门去上大学的时候,青丘忍不住感叹。  家里变得冷清起来,孩子们都长大离开了。  「已经可以吃掉了呢。」我笑了笑。  「嗯,是呢……」青丘也笑了起来,岁月完全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幺印记,看上去依然还是小狐貍的样子,呆萌依旧,十三四岁的模样看上去甚至比小四月还要小,「不过……」  「?」我望向青丘。  青丘走到我边上,望着我:「不过我已经吃饱了。」  「是这样吗?」  「是——这样啦!」小狐貍温柔地笑着,握住了我搭在轮椅上的手。  「啊啊,那可真是太好了呢。」我叹气。  「我说,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会是这样啊?」小狐貍突然换上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你还说你没有骗过我!」  「哪有,我一开始只是想自救而已啊!」我冤枉地喊道。  「是——这样吗?」小狐貍瞪着我的眼睛,握着我的手的小手微微用力。  「是这样啦……」我的声音渐渐变得微弱,到后来就慢慢听不见了。  「啊啊,是这样啊。」小狐貍看着我慢慢闭上的双眼,微微叹着气,「老公。」  「……」我用力勾起一丝微笑,但是貌似我已经没有力气了。  「谢谢你。」小狐貍抱住我,我感觉恍惚间似乎回到了妈妈的怀抱里一样,意识渐渐褪去……  …………  「呜呜呜,这漫画也太感人了!」我抽了抽鼻子,把眼泪给吸了回去。  「餵,黄潇,你不是吧?看个漫画也能看哭?这漫画也没多感人啊?」坐我边上的死胖子很破坏气氛地怪叫。  「滚一边去。」我一把推开他。  「明天就放假了,你去哪浪啊?」胖子问。  「回老家,青山县。」我白了他一眼,「该祭祖了。」  「不是吧你,都2109年了还祭祖,你哪来的原始人啊?」胖子怪叫着,「你老家不就一群老太太老头子吗?有什幺好玩的?」  「呵呵,我可是有个青梅竹马的,懒得理你。」  「?!!」死胖子突然面色潮红鼻子喷着气一把抓住我的肩膀,「青梅竹马!?」  忘了介绍,这位名字叫作张熙巖的胖子是个究极死宅,最萌的属性就是幼驯染,也就是所谓的青梅竹马。  「不可能介绍给你认识的,死了这条心吧。」我扳开他的手。  「黄潇哥哥,爸爸,爷爷,求求你,带我去你老家玩吧!」  「不可能。」  「求求你!下学期你的早餐我包了!」  「……」  最终,我俩一起坐上了去往青山县的高铁。  「哇,黄潇,你看那边,cos的是谁啊?」张熙巖突然用胳膊顶了顶我,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  一头银白色的披肩短发,头顶一个有些脏的黑色蝴蝶结,身上穿的是黑色的衬衣和长裤,看上去……说实话打扮挺土的,简直像是上上世纪的打扮,但是那一头银发实在太吸引人的视线了,反而显得衣服怎幺样都没那幺重要了。  尤其是这位小女孩的侧脸,看上去虽然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但是曲线却意外的柔和,反而有一种人妻的成熟感……如果有那种「萝莉人妻控」看到的话或许会直接膜拜为信仰吧?  那个小女孩似乎感受到了视线突然往这边看来在看到我的时候明显一楞,然后表情突然变得奇怪了起来。?我们认识吗?  不过小女孩很快收回了视线,睡觉去了。  啊,大概是错觉吧。  「不认识,可能人家只是觉得染这个发色好看吧?」我回了胖子一句,便自顾自地望向窗外。  说起来,好像有几年没回青山县了,也不知道「青丘九月」——我的这位青梅竹马怎幺样了?  此时的我还不知道,我即将回去的青山县会发生什幺……

广告合作点击联系
警告:国产a不卡片 2019最新国产高清不卡a_国产福利不卡在线视频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 免责申明
[国产a不卡片 2019最新国产高清不卡a_国产福利不卡在线视频] 版权所有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